北京,北京

繁樱

风停了又吹,我忽然想起谁

一个严重“温暖”的午后
我再也不可能像你一样 
活着了

朋友告诉我,阳光是最好的治郁良品

给你全部全部的自由
这是我的温柔

你在与不在,我不理不睬。

 

© 瘋人很安靜 | Powered by LOFTER